English| 中文


我的父亲母亲

日期:2017-11-03 14:42 作者:李建龙 点击:


  “去了那边要好好工作,凡事仍忍让三分,一个人在外吃点亏没啥大不了.”记得这是大学毕业从内蒙老家来新疆工作时爸妈叮嘱我的话.转眼已是6年之久,没有变的是与父母的零散的聊天记录里仍然时不时有这几句话的出现,可父母却在一点点老去。男孩子好像天生不太会和父母聊天。与爸妈的聊天证据可能就是那点零散的短信或者微信,通话记录里爸妈的电话号码总是在最后一层亦或是根本找不到。

  2011年大学毕业我背起行囊独自一人来到新疆这片土地。第一次离家工作,对于我是跃跃欲试,憧憬着前方的未知,对于父母却是忐忑忧虑的。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临走前的那段时间爸妈就一直在为我打点着行李,需要带什么,用什么,都悉数带上。尽管我说新疆那边应该啥都有,可爸妈还是不放心,担心去了人生地不熟的还得出去买,细致到连指甲刀和剃须刀都买了。7月份的天气硬是把冬天的棉衣都背了一套过来。其实我本身不是一个在温室里长大的苗,独立生活性也是不在话下,我会给父母吃"定心丸"让他们放心。天冷会加衣,感冒会吃药,在外也不会打架闹事。当然我也是按这么做的。但是我也明白父母对子女的爱就是操不完的心,唠不完的叨。所以我从来不会厌烦父母的唠叨,也不排斥他们对我的嘱咐。我明白把这些说出来他们心里就会放心一些,会踏实一些。

  离家在外手机是我和爸妈联系的唯一工具。确切地说应该是和母亲的联系.好像儿子和妈要比爸更亲一些,每次电话都是给妈拨。我能感受到爸就坐在妈身旁,时不时地从手机里传来几句叮嘱,亦或是几嗓子咳嗽。我清楚父亲的爱一直都是深沉的,父亲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我。2014年国庆的时候,爸妈第一次来新疆看我,而那时我已经是工作了3年之后。早想着让他们过来,交通也方便,单位也有免票。可他们总是说刚工作没多久, 怕影响我工作,让我多安定一下。我带爸妈去了天池游览。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带爸妈出去玩儿。终于有一天可以掏钱带父母出去玩儿时,父母却是舍不得吃,舍不得花。小时候爸妈带我们出去玩儿,什么都舍得给我们花钱买。而如今我们带父母出去玩儿,他们却舍不得花我们的钱。随着我们的长大父母也渐渐老去,慢慢变得开始迁就我们,唠叨也逐渐少了,好像怕子女会嫌弃一样。与父母的聊天也渐渐少了。每当气温发生变化时,微信仍然会传来爸妈的提醒,虽然他们远在千里之却外还是会留意这边的天气.关心着我。

  希望天下的父母都身体健康,希望身为子女的我们能多花时间去陪伴他们,希望我们的手机相册里不光只有爱人,孩子和一大堆无关痛痒的随手拍,更能有父母的照片。希望我们看到一处美景后首先想到的是能带父母来游览一下。

  “老公,你剃须刀还充电吗?我拔下来了。” 爱人说到。我扭头望去,爱人手里拿着的正是刚来新疆工作时母亲给我买的剃须刀……

上一篇:全面准备换季检查 细心呵护787首次在疆过冬
下一篇:重阳节—我对爸妈有话说